本報記者 王海燕
  大學教授外出講課不稀奇,延慶縣香營鄉新莊堡村10多位果農也當起了客座講師,跨村鎮、跨區縣,甚至跨省市講課。這一年下來,別的不說,光講課費人均就能掙到2萬元。
  昨天,記者就聆聽了“果教授”的一場現場授課。
  這是延慶四海鎮一片20多畝的蘋果園,大冬天的,果園裡只看得見一片光禿禿的枝條,寒風一吹,無比蕭瑟。聽說有老師來授課,20多位果農早早地就到園子里候著,鼻子凍得通紅。
  “來來來,大家都靠攏一點。”應邀來授課的是新莊堡村51歲的果農周順海,這節課他主講的內容是冬剪如何剪枝。選定一棵七八年生的蘋果樹,他從隨身攜帶的工具包里掏出一把樹剪,邊講邊“咔嚓咔嚓”現場示範起來。邊上,村民圍著站了一圈,緊盯他下剪的手勢。
  “冬剪一看樹齡;二看花芽量;三看樹體;四看品種特性……”現場講課中,這位“果教授”不掖不藏,把自己總結的冬剪小竅門和盤托出。
  “周師傅來咱這兒講課,算上今年已經是第三回了。”人群中,一位叫孫德江的果農告訴記者,冬剪直接關係到來年果樹的產量,小樹怎麼剪,大樹怎麼剪,全都有門道,“周師傅這一點撥,咱心裡明白多了。”
  10點半的課,一直講到12點才結束。末了,周順海還公佈了自己的手機號,方便村民隨時聯繫。
  每年12月下旬到來年3月,是周順海外出講課的高峰期,“好幾個地方都預約了。有的是種植大戶,有的是鄉鎮田間學校,還有一些公司辦的種植園這兩天也打電話讓咱過去給說道說道……”
  講一節課,能掙多少錢?說到這個話題,周順海不好意思地笑了。“咱講課也不是為了掙錢,就是因為大伙兒有這個需求。”作為村裡的果樹種植能手,周順海外出講課是近五六年的事,“一開始是給本村的人講,鄉裡鄉親的,不收什麼錢,都是義務的。後來外村、外區縣的也找上了門。找的次數多了,來回的路程也遠了,這麼著人家就會出點兒費用,也算是個辛苦錢。”
  說是掙的辛苦錢,但實際上周順海的講課內容技術含量並不低。拜北京農科院的專家為師,這些年周順海沒少刻苦鑽研,怎麼樣才能讓果樹花開得好,果子結得多,還不容易生病,他琢磨出了一套獨門秘籍。
  講的次數多了,周順海的果樹課漸漸在延慶果農中打出了品牌,講課費也一點點看漲,從最開始一節課七八十元,到現在一節課至少100元,有時候到外省市講課,一天的講課費能到1000元。
  在新莊堡村,像這樣能外出講課的技術人才不止周順海一個人。“還有周寶忠、李成順、王順利……”周順海掰著手指頭,說出了十來個人名。其中有一多半是他這些年手把手帶出來的徒弟,如今已能獨當一面。和周順海一樣,這些技術骨幹每到冬仨月,就成了四鄰八鄉爭搶的“香餑餑”。“儘是請去講課的,不光給本縣講,還給外區縣、外省市講。”周順海介紹,這些技術骨幹還經常被邀請到山西、天津、河北等地講課,算下來一年的講課收入都能達到兩萬元。
  因為課講得好,有的技術骨幹還在企業找到了高薪工作,40多歲的辛建芬就是其中一個。舊縣鎮的大企業建雄建築集團公司聘請她當技術員,給企業的600畝果園做技術指導,一個月去個兩三次,月薪2000元。今年,企業正式聘辛建芬去當技術經理,月薪5000元。
  “過去,咱就是一普通農民,現在說能出去講講課,也是因為這些年學習、積累,掌握了一點兒真本領。”採訪中,周順海把自己和眾多技術骨幹之所以能外出講課,最終歸結為“知識的力量”。
  乾啥吆喝啥。像新莊堡村果農一樣,京郊有越來越多掌握專業技能的農民走出村莊,登上講堂。懷柔雁棲鎮官地村民俗戶單淑芝曾飛赴山西、黑龍江等五省,巡講鄉村旅游經驗;房山種糧大戶範學連曾到京郊多個區縣傳授糧食高產的秘訣;昌平興壽鎮草莓種植大戶崔維國是密雲草莓種植基地的客座講師……用知識技能作武裝,京郊農民在專業化道路上越走越遠。  (原標題:果農講課 年收入兩萬)
創作者介紹

居家裝潢

jm34jmcz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